AD
首页 > 韩剧 > 正文

逆贼偷百姓的盗贼第8集剧情介绍

[2017-08-01 14:57:35] 来源: 编辑: 点击量:
评论 点击收藏
导读:因为国君丧,满街都是身穿缟素、奔走嚎哭的两班,多内廷也不能营业。恢复记忆的吉童通过佳玲的话找到自己的布带,自责痴迷于供花而忘了走失的妹妹,供花说因为怕他离开才没有还他

 逆贼偷百姓的盗贼第8集剧情介绍

  吉童父子相认重整旗鼓 供花初入宫廷接近新君

  供花来找“老爷子”时,撞见卖瓷器的身穿缟素正要离开,说天地要颠倒了,而吉童绝对成不了力士。元子披麻戴孝坐在宫中,他深为依赖的尚传(在內侍府任传命任务的正四品官位)来到,说现在开始元子就是天下的主人了,原来尚传就是那个乔装卖瓷器的人。

  因为国君丧,满街都是身穿缟素、奔走嚎哭的两班,多内廷也不能营业。恢复记忆的吉童通过佳玲的话找到自己的布带,自责痴迷于供花而忘了走失的妹妹,供花说因为怕他离开才没有还他布带,吉童承诺还会回来。吉童拿着布带四处打听阿琳下落,不知不觉走回已然破败的匿祸里,遇见仅存的满锡等人,说他们消失后官府抓走很多人,阿某个也被打死扔海里了。吉童来到母亲坟前,悲痛于骨肉分离,发誓一定要找回家人。严自治随后来到,只发现吉童留下的酒壶。

  多内廷老板鼓动供花去掌乐院接近喜好歌舞的新国君,供花却不为所动地要等吉童回来。这时,多内廷的女孩永心被一位即将离开的官员捅伤了眼,大家都伤心落泪,只有供花冷冷地说不会有人来救她们,也不会有人等着她们,转身却因为苦等吉童两月无果而痛哭,哭过后决心去掌乐院。吉童回多内廷找供花发现人去楼空,只有佳玲一个人在等他,还执着地一路跟着他。两人夜里投宿一间房,吉童醒来发现佳玲睡在旁边吓了一跳,来到屋外唱起“绿水重山”歌曲想念着供花。此时在宫里,供花也唱着“绿水重山”陷入思念。刚刚继承大统的燕山君元子来掌乐院听乐,供花一边合唱一边暗暗观察他,后来燕山君认为没成音韵拂袖而去,尚传意味深长地看了眼供花。

  吉童再次祭祀母亲时,严自治现身带他见到身受重伤、蓬头垢面的阿某个,父子俩抱头痛哭。吉熊穿上两班的衣服上街,受到人们行礼尊重颇不习惯,不曾想看到朝廷告示要举行增广试(临时增加的科考),考上的人委以重任,吉熊先是心痒难耐继而颓然自嘲,欲转身离开时被一个白胡子老人叫住。愈发苍老憔悴的参奉夫人纠缠着许太学去找阿某个一家的尸身,说吉童不是一般人可能死不了,许太学却烦躁地懒得理会。严自治向吉童跪下道歉,说自己害怕才会做错,但豁出性命救出了阿某个,现在没人知道阿某个还活着。吉童对父亲谎称吉熊、阿琳都还健在,等他身体好转就一家团聚。严自治劝吉童带父亲离开,吉童却将父亲托付给他,自己要去找回父亲昔日的兄弟们。在他的努力下,算卦骗人的苏不离、做苦役的铁屑、赌钱喝酒的一清、假装两班的世桀、沿街卖瓮的勇狗都聚在一起,激动地要去见阿某个。严自治正说着他们不会回来,他们就出现在面前,痛苦流涕地跪拜他们的“大老爷”阿某个,又群情激愤地追着严自治打了一顿。一群人终于聚在一起喝酒,佳玲送来下酒菜并故意模糊其词说自己是跟着“吉童哥哥”的,众人“恍然大悟”取笑吉童,吉童却私下告诉佳玲不要再做替他照顾父亲、做饭做菜之类的事了。

  夜里,佳玲陪着阿某个坐在屋外,吉童和苏不离等人在屋内商议出路,吉童无比坚定地说自己要回匿祸里。许太学巴结中原君,希望他兑现官位的承诺,暴虐成性、喜怒无常的中原君却狠狠地抬脚踹向他,责骂他没带回阿琳,许太学手下敏捷地挡在前面挨了这一脚。勇狗等人都反对回匿祸里,说大老爷的时代已经过去了,而且吉童不是一直追求种田生活吗。吉童跪求大家帮忙,说自己认识到与世无争也不能相安无事,一定要报复毁了自己一家的中原君,为此他愿意像混混一样活着甚至比混混更狠,并反问大家难道愿意像牲畜一样活着,对那些不把他们当人的人逆来顺受吗。一清说起以前他们商议生计时意见不合大打出手的事,众人大笑,同意了吉童的提议。吉童计划先抓住许太学,让他供出中原君。临睡前,父子二人相对,阿某个笑骂吉童是个疯小子,吉童会心地笑了。

韩剧逆贼偷百姓的盗贼第9集剧情介绍

  吉童步步为营展开报复 元子朝堂掣肘心力交瘁

  白发老头带吉熊来到一处满是儒生的书院,问他系何派儒生,吉熊想起在山间小房子里看到的遗书内容,便冒充朴氏坡尹公派三十一世孙。一个年轻儒生与他攀谈,说这里都是读不起书而被先生收留的儒生,并说对他感到熟悉。参奉夫人向中原君辞行,说要去照顾准备增广试的儿子,但是很担心阿某个手下和儿子有漏网之鱼。中原君笑着不当回事,送了一只好笔让她带给儿子。参奉夫人感恩戴德,许太学却低声嘲笑中原君摆谱,对他忠心耿耿的手下毛里心里一惊赶紧挡在他前面。吉童宣布要对中原君以牙还牙,勇狗等人神情变得不自然。夜里,勇狗和世桀前后脚逃跑,面对追上来的吉童,说自己害怕王族,宁愿像畜生一样活着。第二天大家心情都很低落,严自治进来就嚷嚷,苏不离借机发火说是他的背叛导致了今天的局面,严自治只好悻悻离去,但是说跟他们在一起才是最开心的日子。

  孔刑房因为阿某个不在了而不把严自治放在眼里,正好看见墙上挂了一件血衣,严自治顺势诈唬他收到阿某个的血衣就会遭到报复。孔刑房吓得屁滚尿流,跑去找许太学,被毛里拿刀威胁不许乱说。这时手下报告说严自治出事了,许太学匆忙赶去,看到满地血迹和一条割下的舌头,留书上说这是对严自治以三寸不烂之舌陷害阿某个的报应。而莫名消失的严自治,其实是被吉童藏了起来以防许太学找茬。报复行动即将开始,大家却怀疑吉童的能力,吉童再次与铁屑掰手腕证明自己,阿某个看见吉童赢了很是惊讶。吉童带领大家使出了放蛇、挖陷阱、下毒、飞刀等手段想要报复许太学,不料被防备心重的许太学一一躲过。中原君说传闻阿某个手下又聚集了,许太学却谎称没有这回事,中原君立即变脸阴狠地威胁他说,自己马上就会被燕山君召回汉阳,如果这时传出什么闲言碎语,不仅带他去汉阳的事不作数,还会把他当成敌人。许太学带着毛里要回去,中原君却单独留下了毛里,询问他与许太学相识的经过,原来毛里无家可归被许太学收留,因此铭记恩情。许太学在外焦急地等着,从此对毛里心生芥蒂。

  吉童和大家毫不气馁地再次谋划,借许太学挑选美女送给中原君之机,找人潜伏进去,把许太学从阿某个手中抢回来到处炫耀、睡觉都不离身的一串佛珠偷走,让他怀疑自己的部下,从而寻隙报复。佳玲主动请缨,说自己已经没有可以回去的家。吉童阻止多次未果,只好同意。参奉夫人到书院找儿子秀鹤,竟然就是与吉熊攀谈的那个年轻儒生,怪不得感觉熟悉。吉熊听到儒生们议论,当今国君最近喜欢水路齐(佛教中为了安慰孤独灵魂而开展讲解佛法赠予食物的宗教仪式)。朝堂上,台谏官员纷纷以孔孟之道反对燕山君举办水路齐,甚至称之为对先王不孝,左相卢思慎刚为燕山君辩解几句,就被群臣激愤地攻击为谄媚小人。燕山君想起父王说过只有遵从孔孟之道才是唯一安全的路,看着口舌利剑的大臣们深感心力交瘁。掌乐院里,官妓们满怀憧憬地谈论着燕山君,说他每夜都梦见母亲废妃尹氏。这时一位官员带着尚传大人金子猿进来,点了几个人入宫,却没有供花的名字。供花心里明白,这是对她的过去了如指掌的金子猿在从中作梗,便叫住他,说自己与吉童都是过去的事了,掌乐院的女子多得是情史丰富的。金子猿告诉她即便这样也别想伺候君王,供花却笑得妩媚横生,自信地说君王的心谁也掌控不了。

  毛里挑选送给中原君的美女,佳玲被选中后过于兴奋地道谢,反另毛里生了疑心,以她有疤痕借口把她赶了出去。被苏不离安排潜伏在许太学府里、却始终无法近其身的卧底出现,把她藏起来,告诉她日落时许太学的丫环会经过前院,让她自己看着办。天黑了,佳玲果然看到一个丫环端着盆子过来,就假传许太学的话唬住她,接过盆子进了许太学房间,心惊胆战地从醉酒的许太学身上摘下佛珠。吉童前来接应,佳玲从墙头跳下时脚下一滑,跌入吉童怀中,吉童深深看着她似有触动。许太学醒来惊讶地发现衣服不见了,来到院中发现树枝上挂着血衣。心生怀疑的他开始大力整治部下。一天夜里,吉童伪装成浑身带血扑进院中,苏不离、一清和铁屑蒙面袭击,把毛里等人引开,被围攻时,已成拘鞭手的野山现身帮助他们。毛里惊觉不对回到府内,只见蒙面的吉童扛着许太学踩着房顶离开。

  燕山君为朝堂上的事烦躁,对金子猿说,父王一直像一个传声筒一样活着,难道自己也要过这样的生活?供花独自靠着墙对前途感到茫然,同样来到掌乐院的多内廷老板娘为她抱屈,说金子猿亲眼目睹了她和吉童的情事,怕是她再无出头之日。许太学被绑回去后,向吉童求饶,吉童割断绳子,威逼利诱他在把他当狗的中原君和即将把他当兄弟的大老爷之间作出选择,许太学动容。许太学被放回去,对焦急的毛里很冷漠。在他的帮助下,吉童等人顺利混到中原君身边。吉童殷勤地请中原君踩着自己上马,中原君很满意,却没看到自己脚下跪着低着头的吉童脸上露出一丝诡异的冷笑。

相关文章

更多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