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
首页 > 韩剧 > 正文

住在我家的男人第12集剧情介绍

[2017-08-01 14:59:14] 来源: 编辑: 点击量:
评论 点击收藏
导读:德峰到了店门口等娜璃,但娜璃的电话一直打不通。他看到多多金融的车停在饺子店门口。

住在我家的男人第12集剧情介绍

  娜璃见到父亲 暖吉欲结恩怨

  小俊得知金元植在饺子店,便想办法通知暖吉。暖吉得到消息,立刻给金元植打电话,金元植将电话挂断,他让娜璃离开暖吉的身边。这时,娜璃的电话响起,暖吉要娜璃将电话给金元植,但金元植不听暖吉的电话。娜璃甩开他出了门。

  德峰到了店门口等娜璃,但娜璃的电话一直打不通。他看到多多金融的车停在饺子店门口。

  德峰的朋友与丽珠约会,他当着丽珠的面八卦了德峰的事情,结果丽珠掀了桌子,将他打得满脸是伤。两人闹到了警察局,他打电话威胁德峰要告丽珠,德峰则强硬地说如果他告丽珠,他们的隐私将会被上传网络。

  挂断电话,德峰看到心事重重的娜璃从暖吉的房间出来。这时,暖吉回到店里,对金元植一顿暴揍。他让金元植打电话把小俊和小翰放掉,金元植不肯打,并且嘲笑暖吉即使决心改邪归正,到最后也不过是只会用拳头解决问题。他要暖吉不要再撑下去,不然身边的人都会因为他而受到伤害。暖吉给裴炳永打电话,威胁他放了小俊和小翰,否则自己会报警。已经身陷被审查麻烦的裴炳永只好同意放人。

  暖吉放金元植走之前,让他不要总是被人牵着鼻子走。金元植想到刚才暖吉在电话里说的话,好像是暖吉和裴炳永知道一些关于自己但自己并不知道的秘密。他有些气急败坏地出了饺子店。

  德峰看到金元植离开,怒气冲冲地跑到店里,要暖吉将自己的事情整理干净,以免波及娜璃。暖吉则难过地说,自己也想像德峰一样单纯地对待娜璃,但他想将母亲的地交到娜璃的手里,所以才会变成今天的局面。娜璃在一边听到两个男人为保护自己而起的争执,默默地回到了房间。

  娜璃告诉暖吉,自己会过得很好,让他不要太担心,更不要觉得歉疚。

  第二天一早,德峰到警局去接丽珠,由于牵涉到损坏公物,丽珠被要求赔偿。德峰作为她的律师签了同意赔偿书,将丽珠带出了警局。丽珠说自己没有钱赔偿,并说这事的起因是德峰前一天说的话让自己心情不好导致的。德峰则让她不要总是有意无意地与并不在乎她的娜璃做比较。丽珠以自己的心情不好,要去百货商店买衣服,还说要帮德峰改变成娜璃喜欢的形象。德峰被她说得心动。但丽珠给他挑的衣服完全是暖吉的翻版。

  娜璃发现饺子店客人特别多,而小伙计永基和德欣也没有来店里上班,便主动帮忙。永基在门外犹豫不敢进饺子店,德欣将他拉了进来。永基看到小俊和小翰在店里如平常一样地干活,心里还是有些忐忑。德欣看到娜璃在店里帮忙,便给了她一个U盘,说里面是自己的检讨。

  娜璃打开U盘,发现都是暖吉的照片,这才知道,德欣一直暗恋暖吉。娜璃约德欣出来,问她在给暖吉拍照时,感觉暖吉是不是好人,没想到德欣露出笑容,说暖吉就像是五月的风。

  娜璃继续问她为什么从首尔跑到这里,德欣的脸色大变,一言不发地走掉。

  娜璃找暖吉,给他看德欣给他拍表白一样的照片。暖吉却在照片中发现了金正淑的身影,暖吉不动声色,要拿走U盘。娜璃说,自己通过德欣的照片,看到自己不在的这些年里,暖吉也是和现在一样过着单纯的日子,所以自己要加深对暖吉的了解,她要每天和暖吉有一个小时的语言交流。心不在焉的暖吉想也不想就答应了下来。

  德峰的父亲拎着高尔夫球杆来找德峰,德峰坚持要将地做为公园,以告慰在这片土地上死去的孩子。父亲说,当年的事情已经过了诉讼期,爷爷也已经不在了,这件事没人再能翻出来。没想到,权秘书进来说,自己是知情人,自己就是那场火灾中留下来的幸存者。权秘书要求德峰父亲不能动这块地,德峰父亲却要德峰给权秘书给她一些钱打发她。德峰父亲走后,德峰阻止权秘书辞职,要她留下来折磨老头子。

  娜璃接到舅舅的电话准备去与他见面,正好德峰给娜璃打电话听说她要去见舅舅和他的律师,便开车带娜璃一起去见面。

  暖吉去找金正淑,店门关着,暖吉留下一张要她联系自己的字条。

  裴炳永悄悄派人去查金元植账户的事情被金元植知道了,他以为是暖吉向裴炳永说了些什么,便给娜璃的舅舅打电话,要他对娜璃说出她父亲的事情。

  娜璃来后,舅舅将她拉到一边,告诉她暖吉当年杀了她的父亲,要她不要再与暖吉交往。娜璃却要舅舅和自己去见裴炳永。

  德峰不甘心一个人被晾在了咖啡店里,便开车跟上了娜璃的车,去了多多金融公司。

  暖吉称赞德欣照片拍得好,但让她不要再偷拍,并且放弃喜欢自己的想法。德欣无奈答应。

  裴炳永拿出暖吉上学时候的照片给娜璃看,说自己对暖吉有多了解。这时,金元植进来,裴炳永说元植就是当天看到暖吉杀人的人证。他说,当年洪成奎死后,和他一起生活的女人要求按自杀处理,所以警方并没有介入此事。而且,暖吉逼死人也不是一次两次了,所以自己才放弃了与他的养父和养子的关系。

  德峰进来自称是娜璃的律师,他提出要看申正南和洪成奎的借款合同,裴炳永要他找自己的律师。德峰带走了娜璃。娜璃走后,裴炳永对着元植的脸就是一拳,骂他自作主张。元植这才知道,查自己账户其实是裴炳永随机查的,根本与暖吉无关。之后,律师给元植一份合同,裴炳永突然说,从今天起,元植就是多多金融的代表。回去后,元植手下说裴炳永已经掌握了元植私下洗钱的账本。知道自己无路可走的元植将秘密账本的地址发给了暖吉。

  德峰送娜璃回店里,娜璃除了说谢谢,其他什么也不跟他说。德峰无趣地开车走掉。

  永基告诉娜璃,今天是饺子店节目播出的日子,大家伙都聚在一起看电视。没想到丽珠不请自来找德欣。娜璃则拿出父亲的照片,一个人发呆。暖吉让她出去看电视,娜璃不去。

  大家看到电视,丽珠看到暖吉揉面的样子不由地称赞帅气,并说终于了解为什么娜璃会喜欢暖吉。旁边的德欣对她怒目而视。

  娜璃与暖吉进入每天一小时的语言交流时间,娜璃说自己和德峰去了多多金融,得知暖吉杀害了自己的父亲。她希望暖吉能解释。暖吉告诉娜璃当天男人从平台上掉下去的经过,自己也就是从那天得了那种莫名会晕倒的怪病。暖吉说,虽然自己没有亲手杀人,但那个人是因为自己而死,所以自己一直无法原谅自己。

  金正淑匆匆到了医院,与在医院打工的洪成奎见面。两个人亲亲热热地吃着山芋看着电视,洪成奎看到饺子店的节目,金正淑记下了电视里公布的娜璃的电话。

  丽珠看到娜璃回房间,便追了过去,却发现娜璃反锁了房门。娜璃一个人在房间里想起小时候与父亲的点点滴滴。这时,她接到金正淑的电话,要她一个人去医院见父亲。娜璃去找暖吉找不到,电话也打不通。她只能一个人去医院,她看到一个老人正在收拾病房,那个老人与父亲非常相像……

  暖吉去找多多金融的秘密账本,他让小俊查多多金融的其他文件。他到了一间已经打烊的酒吧里,却被房间里多多金融的人袭击……

住在我家的男人第13集剧情介绍

  冒险取出账本 娜璃暖吉交往

  一边,暖吉打电话给元植说会去给的地址找秘密账本,元植心情复杂地要手下人去堵截传说中的高暖吉,并将其至于死地。但暖吉并没有真去元植给他的地址,而是到了清潭洞会所,抢走了多多金融的秘密账本。他满脸是血地将账本藏到了一个公共保险柜里,才跌跌撞撞地走上大街,终于晕倒在地。得知暖吉在会所里抢到账本,金元植这才知道,其实被算计的是自己。本来要去会所的他立刻调转车头……

  另一边,娜璃接到一个女人的电话,问她要不要去见父亲,她立刻跳上出租车,往医院赶去。刚进医院,一个陌生的女人就叫出了她的名字,她说自己是金正淑。娜璃拿着小时候和父亲的合影,看着对面蹒跚而来的一个老人竟然与照片里的父亲那么像。金正淑忍着泪拉着娜璃到了洪成奎所在的休息室里,洪成奎吃力地辨认着眼前这个女子,终于从她的说话口气里分辨自己的女儿。在医院里做着辛苦的护工工作的洪成奎要女儿忘了自己,但娜璃说,虽然不能原谅他抛弃了自己和妈妈,但是自己却很感谢父亲还活着。

  娜璃从医院回来后,一直打不通暖吉的电话。天色已明,娜璃为联系不上暖吉而心烦意乱,打发走了要和她谈话的丽珠。暖吉失踪,饺子店只能停业。看了电视节目远道而来的食客们气得要老板出来,电视台打来电话,说节目的留言板上都被刷屏了,说洪饺子店是骗子饺子店,电视台要求饺子店赶紧恢复营业。

  多多金融终于因为非法贷款、涉嫌洗钱和赌博被查封,公司代表金元植因为失踪而被通缉。与此同时,裴炳永为元植的失踪而紧张,他要手下人找到元植,再以折磨元植逼暖吉现身。

  丽珠去找德峰,告诉他暖吉失踪,饺子店关门。丽珠说,自己想向娜璃道歉,但是一机找不到机会。德峰则要她先理清自己的感情再说。

  娜璃走进暖吉的房间,看到妈妈和自己的照片,想起暖吉告诉自己父亲的死亡的经过。她心里一直默念,暖吉快回来。仿佛是听到娜璃的呼唤,暖吉渐渐醒来。原来,前一天晚上是小俊和小翰将昏迷的他送到了医院。暖吉醒来后第一句话就问账本,得知账本已经转移,他立刻要出院回饺子店。饺子店里又恢复到往日的忙碌,只不过暖吉不再亲自上阵,而在自己的房间里遥控指挥。

  娜璃得知暖吉已经回来,立刻进到他的房间,到处是伤的暖吉不让娜璃开灯。娜璃告诉暖吉,自己的父亲还活着,暖吉突然冲到娜璃面前,娜璃顾不上说父亲的事,盯着他的伤紧张不已。大松一口气的暖吉非常感激娜璃父亲还在人世。他如释重负,竟然在娜璃面前撒起娇来,要娜璃留下来陪他这个病人。

  洪成奎总是不由地拿出女儿的照片来看,金正淑则在一边撺掇他回洪家,赶走暖吉,名正言顺地回到女儿身边。洪成奎却认为自己罪孽深重,没有脸面再回那个家了。

  其实,在裴炳永的身后还有一个幕后大老板——权德峰的父亲。为了得到洪家的地,他让裴炳永趁早将暖吉除掉。

  第二天,拿到账本复印件的暖吉找到了德峰办公室,账本里记着权家与多多金融的幕后交易,德峰看完后,才知道父亲在背后做了那么多见不得光的事,而给娜璃带来最大伤害的人竟然是权家。他向暖吉要账本原件,但暖吉却要他先抓住裴炳永再说其他的事。暖吉走后,德峰给父亲打电话,问他与多多金融的事情,并斩钉截铁地说自己要与权家脱离关系。他让权组长将德欣行李打包,送回首尔。德欣不走,德峰冷酷地说,他们没有血缘关系。一边的权组长听不下去了,将德欣带回了自己的家。德峰给丽珠打电话,让他劝德欣回家。结果丽珠施展演技,将德欣骗回家,让德峰刮目相看。德峰问丽珠,自己不想放弃娜璃怎么办。丽珠一下无语,要回首尔。

  暖吉安排好店里的事情后,便开着车带娜璃去兜风。娜璃却有种不祥的预感,觉得暖吉在用这种方式向自己告别,但她不敢问。暖吉又带着娜璃到了服务区,又开始和娜璃开始一天一小时的对话。他告诉娜璃,自己这么多年来一直都会找时间去看她,但娜璃的身边一直都有别人的存在。暖吉要带着娜璃去见洪成奎,娜璃一直烦恼怎么面对自己这个失踪二十年的父亲,暖吉则要他听听父亲的想法再说。

  在洪成奎的审视下,暖吉拘谨得很。娜璃要父亲回饺子店,洪成奎害怕被多多金融追债,坚决不愿回去。

  从医院出来后,暖吉陪着娜璃逛街、吃大排档,但是时间越久,娜璃心里越发虚。终于她忍不住问一直陪着自己的暖吉是不是要离开自己。暖吉却说,自己有件事一整天都不敢说,那就是,自己要和找到真正父亲的娜璃像正常男女一样交往、相爱。娜璃惊喜万分。

  德峰一直不接父亲的电话,父亲只能来找他,德峰将复印件给父亲看,父亲的关注重点却是账本原件在哪里。德峰对自己的父亲和自己的家族失望透顶。

  躲起来的元植接到暖吉的电话,要他去自首,因为只有这样才能将裴炳永定罪,但元植不肯。裴炳永的人找到了元植的车,律师告诉裴炳永,检察院收到的资料远远不是元植能顶替得了的,所以裴炳永必须出去躲一躲。

  裴炳永找到了饺子店,暖吉和娜璃看到他从车里出来,紧张了起来……

相关文章

更多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