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
首页 > 韩剧 > 正文

任意依恋第4集剧情介绍

[2017-08-01 14:59:31] 来源: 编辑: 点击量:
评论 点击收藏
导读:第二天一早,被娜丽打扮过的鲁乙来到了申晙暎家,娜丽坚持要鲁乙在门口等自己,因为她要给鲁乙换上新的耳环,鲁乙向娜丽解释了当晚的事情,这些话,申晙暎通过监控都看到了,他顿时很生气,告诉鲁乙自己不会再拍纪录片了,因为鲁乙骗了自己,两人发生争执

任意依恋第4集剧情介绍

  申晙暎答应录制纪录片 当众表示想与鲁乙交往

  当申晙暎在汉江大桥上看到鲁乙的时候,他十分害怕,当年鲁乙因为车祸昏迷不醒,自己在手术室外等她,直到医生宣布鲁乙不会有生命危险了自己才放下心来。看到鲁乙靠着墙的扶栏向前倾着身子,申晙暎不顾一切地冲向她,把她从桥栏上提了下来。其实鲁乙只是恰巧看到了两位艺人在约会,她想拍摄下来所以才有了那种动作,可是申晙暎以为她要自杀,不等她张口他就表示自己会答应她,拍摄纪录片。

  第二天一早,被娜丽打扮过的鲁乙来到了申晙暎家,娜丽坚持要鲁乙在门口等自己,因为她要给鲁乙换上新的耳环,鲁乙向娜丽解释了当晚的事情,这些话,申晙暎通过监控都看到了,他顿时很生气,告诉鲁乙自己不会再拍纪录片了,因为鲁乙骗了自己,两人发生争执,晙暎的狗扑向了鲁乙,鲁乙昏倒了。晙暎把鲁乙抱到沙发上,他以为鲁乙是在故技重施骗自己,但是没想到鲁乙浑身起了红疹呼吸急促,晙暎急忙把自己的医师姜博士叫到自己家,才知道鲁乙是因为对狗毛过敏才这样,随后,从鲁乙的口中,晙暎知道了鲁乙之所以会对狗毛过敏是因为经历了一次车祸,三次大的手术导致身体免疫力下降,晙暎听后更加愧疚,便答应鲁乙自己会拍摄纪录片,他在房子外边的阳台上给狗盖了新的房子,还仔细打扫了家里的狗毛。

  一直在鲁乙身边,照顾她和弟弟的崔志泰在鲁乙和弟弟看来,是一个和他们一样,生活在社会底层的人,其实她们两个不知道的是,崔志泰的真实身份是崔贤俊的儿子,而且撞死鲁乙爸爸的尹贞恩是与他有家族婚约的人。崔志泰当年听到了父亲和尹议员的谈话,因此知道是尹贞恩撞死了鲁乙的爸爸,而自己的夫妻迫于尹议员的权威,不得不隐瞒实情,还找了一个替死鬼,事发的几年内,鲁乙一直在想方设法替父亲讨回公道,所以崔志泰出于各种原因,也一直在关注鲁乙。在鲁乙遭受车祸当晚,他的车就在鲁乙家门口,所以他目睹了申晙暎的行为和鲁乙遭受车祸的经过。崔志泰很好奇申晙暎的行为,便找了私人侦探去打听,从而知道了申晙暎的真实身份,他也是自己父亲的儿子,这么多年,崔志泰对这个秘密守口如瓶。崔志泰回到了家,随后,他出任了KJ集团企划本部长,他要组长请回之前辞退的鲁乙,可是鲁乙要拍摄申晙暎的纪录片,便拒绝了组长优厚的条件。

  申晙暎要拍摄的纪录片,需要参与的明星说出自己的遗愿,这样可以使得当下的年轻人激起对生活的热情,申晙暎听到这个拍摄主题后转身离开了,众人都不知道,其实这是申晙暎真实面临的生活境况,他患了不治之症,时日不多了。申晙暎调整了情绪,对着摄像头后的鲁乙说,如果自己只有三个月的时间了,自己的心愿是和她交往。

任意依恋第5集剧情介绍

  鲁乙向志泰求婚遭拒绝 晙暎演唱会向鲁乙表白

  申晙暎一脸认真的表情,告诉鲁乙如果自己的人生只剩下三个月了,自己的心愿是和她交往,还反复重申自己不是在开玩笑。鲁乙听后惊呆了,随后,故作镇定的鲁乙索性和申晙暎开起了玩笑,表示能和韩国顶级明星在一起是自己求之不得的事。站在一旁的工作人员见状,阻止了拍摄。

  申晙暎所在的公司认为鲁乙不能再继续担任申晙暎纪录片的编导了,便辞退了她。再次失业的鲁乙在姐姐的店里喝酒买醉,志泰来到店里安慰她,长久以来,志泰一直以贤宇的身份陪伴在鲁乙身边,照顾她和弟弟。鲁乙并不知道志泰的真实身份,她以为志泰和自己一样,是一个无依无靠、生活在社会底层的人。鲁乙借着酒意,向志泰求婚,希望能做他的妻子,可是志泰迟迟没有回应,鲁乙觉得很没有面子,就离开了,手机落在了桌子上。饭店的姐姐问志泰为什么不答应鲁乙,志泰告诉姐姐自己配不上鲁乙,姐姐觉得莫名其妙,只有志泰自己知道,自己的父亲曾经做过多么对不起鲁乙的事情。

  申晙暎要经纪人打电话给经纪公司,扬言如果鲁乙不能作为自己纪录片的编导,自己就会退出经纪公司。申晙暎很担心鲁乙,一边开车到鲁乙家一边给她打电话,可是电话被志泰接到了,晙暎误以为志泰是鲁乙的丈夫,怒气冲冲地来到了鲁乙家,直到从鲁乙口中得知自己的猜想是错误的,晙暎才放心。

  申晙暎的演唱会就要举办了,他给自己的母亲送去了门票,告诉她自己会给她预留最好的位置,但是一直在生晙暎气的母亲不仅拒绝了,还当着晙暎的面把门票撕碎了。

  崔志泰的妹妹崔荷露是申晙暎的狂热粉丝,她兴奋地回到家中,要爸爸陪她一起参加申晙暎的演唱会,志泰听后非常生气,他呵斥妹妹作为一个要第二次参加高考的学生,不好好学习,而是荒废大把的时间追星。荷露从未见过哥哥如此生气,一向被娇惯的她对哥哥的行为很生气,她不知道的是,哥哥是如此忌惮申晙暎这三个字,不仅因为申晙暎也是爸爸的儿子,还因为申晙暎和鲁乙的关系。

  申晙暎演唱会当日,鲁乙作为纪录片的编导要全程跟拍晙暎。申晙暎中场休息的时候,鲁乙拿着摄像机去采访他,但是晙暎不回答鲁乙的任何问题,一直向鲁乙追问那个男生是不是她的男朋友,得到鲁乙否定的回答后,晙暎开心地上场去演唱最后一首歌。晙暎唱最后一首歌的时候,大屏幕上突然出现了一些表白的话,随后,手里拿着玩偶的晙暎突然跳下舞台,拉着鲁乙上台,鲁乙看出晙暎手中的那个玩偶是年少时晙暎为了捉弄自己送给自己的那一个。

  演唱会刚结束,就有晙暎和鲁乙的高中同学把当初晙暎拿着玩偶搂着鲁乙的照片发在了网上,还有一些不明真相的同学在下边跟帖,指责鲁乙当初是抢了自己好朋友的男朋友。晙暎的助理提醒晙暎,此时最危险的应该是鲁乙。

  此时的鲁乙,在洗手间被一群粉丝敌视,一出门就遇到了闻风而来的记者的追问,一直默默在演唱会现场观察鲁乙的志泰突然现身,拉着鲁乙离开,却在大门口碰到了晙暎。越来越多的记者围上来,晙暎丝毫不畏媒体的曝光,但是一直对鲁乙隐瞒身份的志泰却怕自己的真实身份被曝光,他拉低了帽子,松开了拉着鲁乙的手,申晙暎拉着鲁乙的手,无所畏惧地向前走。

  申晙暎一脸认真的表情,告诉鲁乙如果自己的人生只剩下三个月了,自己的心愿是和她交往,还反复重申自己不是在开玩笑。鲁乙听后惊呆了,随后,故作镇定的鲁乙索性和申晙暎开起了玩笑,表示能和韩国顶级明星在一起是自己求之不得的事。站在一旁的工作人员见状,阻止了拍摄。

  申晙暎所在的公司认为鲁乙不能再继续担任申晙暎纪录片的编导了,便辞退了她。再次失业的鲁乙在姐姐的店里喝酒买醉,志泰来到店里安慰她,长久以来,志泰一直以贤宇的身份陪伴在鲁乙身边,照顾她和弟弟。鲁乙并不知道志泰的真实身份,她以为志泰和自己一样,是一个无依无靠、生活在社会底层的人。鲁乙借着酒意,向志泰求婚,希望能做他的妻子,可是志泰迟迟没有回应,鲁乙觉得很没有面子,就离开了,手机落在了桌子上。饭店的姐姐问志泰为什么不答应鲁乙,志泰告诉姐姐自己配不上鲁乙,姐姐觉得莫名其妙,只有志泰自己知道,自己的父亲曾经做过多么对不起鲁乙的事情。

  申晙暎要经纪人打电话给经纪公司,扬言如果鲁乙不能作为自己纪录片的编导,自己就会退出经纪公司。申晙暎很担心鲁乙,一边开车到鲁乙家一边给她打电话,可是电话被志泰接到了,晙暎误以为志泰是鲁乙的丈夫,怒气冲冲地来到了鲁乙家,直到从鲁乙口中得知自己的猜想是错误的,晙暎才放心。

  申晙暎的演唱会就要举办了,他给自己的母亲送去了门票,告诉她自己会给她预留最好的位置,但是一直在生晙暎气的母亲不仅拒绝了,还当着晙暎的面把门票撕碎了。

  崔志泰的妹妹崔荷露是申晙暎的狂热粉丝,她兴奋地回到家中,要爸爸陪她一起参加申晙暎的演唱会,志泰听后非常生气,他呵斥妹妹作为一个要第二次参加高考的学生,不好好学习,而是荒废大把的时间追星。荷露从未见过哥哥如此生气,一向被娇惯的她对哥哥的行为很生气,她不知道的是,哥哥是如此忌惮申晙暎这三个字,不仅因为申晙暎也是爸爸的儿子,还因为申晙暎和鲁乙的关系。

  申晙暎演唱会当日,鲁乙作为纪录片的编导要全程跟拍晙暎。申晙暎中场休息的时候,鲁乙拿着摄像机去采访他,但是晙暎不回答鲁乙的任何问题,一直向鲁乙追问那个男生是不是她的男朋友,得到鲁乙否定的回答后,晙暎开心地上场去演唱最后一首歌。晙暎唱最后一首歌的时候,大屏幕上突然出现了一些表白的话,随后,手里拿着玩偶的晙暎突然跳下舞台,拉着鲁乙上台,鲁乙看出晙暎手中的那个玩偶是年少时晙暎为了捉弄自己送给自己的那一个。

  演唱会刚结束,就有晙暎和鲁乙的高中同学把当初晙暎拿着玩偶搂着鲁乙的照片发在了网上,还有一些不明真相的同学在下边跟帖,指责鲁乙当初是抢了自己好朋友的男朋友。晙暎的助理提醒晙暎,此时最危险的应该是鲁乙。

  此时的鲁乙,在洗手间被一群粉丝敌视,一出门就遇到了闻风而来的记者的追问,一直默默在演唱会现场观察鲁乙的志泰突然现身,拉着鲁乙离开,却在大门口碰到了晙暎。越来越多的记者围上来,晙暎丝毫不畏媒体的曝光,但是一直对鲁乙隐瞒身份的志泰却怕自己的真实身份被曝光,他拉低了帽子,松开了拉着鲁乙的手,申晙暎拉着鲁乙的手,无所畏惧地向前走。

相关文章

更多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