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
首页 > 韩剧 > 正文

看见味道的少女第2集剧情介绍

[2017-08-01 15:00:33] 来源: 编辑: 点击量:
评论 点击收藏
导读:上级相信了吴初琳的话转身离去,吴初琳回到车上后悔欺骗上级,崔守恪曾在吴初琳面前展示过表示天份,吴初琳眼睛一亮觉得应该找崔守恪当搭档。

看见味道的少女第2集剧情介绍

  崔守恪与吴初琳离开咖啡厅,一个年轻女人将吴初琳当成崔恩雪,崔恩雪是崔守恪的妹妹,年轻女人忽然称呼吴初琳为崔恩雪,崔守恪吃了一惊转过身子看着吴初琳。

  将吴初琳认成崔恩雪的年轻女人已经离去,崔守恪好奇吴初琳为何也叫崔恩雪,吴初琳不以为然认为年轻女人一定是认错了人。

  崔守恪再次想起妹妹生前的一些生活情景,读高中的妹妹崔恩雪经常到水族馆玩耍,崔守恪在水族馆里面潜水向崔恩雪挥手示意。

  崔恩雪已被不明人士杀害,崔守恪一直想调进重案组调查崔恩雪的死因。

  吴初琳回到公司挨了上级一顿训斥,上级要求吴初琳准备一档节目,吴初琳为了应付上级谎称已经找到一个愿意表演的搭档,上级怀疑吴初琳是在说谎,吴初琳保证不久之后带搭档到公司表演。

  上级相信了吴初琳的话转身离去,吴初琳回到车上后悔欺骗上级,崔守恪曾在吴初琳面前展示过表示天份,吴初琳眼睛一亮觉得应该找崔守恪当搭档。

  崔守恪不久之前开着吴初琳的汽车追捕坏人,坏人被崔守恪和吴初琳抓到,崔守恪在开车过程中弄坏了吴初琳的汽车,吴初琳到修理店向工作人员问清价格打电话联系崔守恪。

  崔守恪接到电话的时候正在餐厅狼吞虎咽进食,一想到崔恩雪的案子还没有破,崔守恪暗自在心中提醒自己必须加入重案组,只有加入重案组才有机会参与侦破崔恩雪死因的行动中。

  吃完许多食物崔守恪跟吴初琳见面,吴初琳发现崔守格吃了许多食物,崔守恪一直想进入重案组调查,吴初琳趁机向崔守属展示她的特异功能,只要崔守恪愿意临时做吴初琳的节目搭档,吴初琳就愿意协助崔守恪侦破一些案件。

  崔守恪不太相信吴初琳有特异功能,吴初琳让崔守恪离开餐厅寻找一个地方藏好,崔守恪离开餐厅藏到一幢楼房天台上,吴初琳顺着崔守恪留下的气息在 楼下转悠,崔守恪一脸惊讶看着吴初琳在楼下行走,吴初琳行走的路线跟崔守恪上楼时候的路线没有一丝差别,崔守恪渐渐意识到吴初琳果然有特异功能。

  吴初琳与崔守恪回到餐厅,崔守恪再次出了一个难题考核吴初琳,吴初琳轻轻松松通过了崔守恪的考核,崔守恪同意当吴初琳的搭档。

  吴初琳拿出节目台词给崔守恪,崔守恪借背台词的时间与吴初琳侦破一起案件。

  一个叫朱玛丽的女人神秘失踪,重案组小组正在紧急寻找朱玛丽的下落,崔守恪在吴初琳的带领下发现一个男子身上有朱玛丽用过的香水,男子被崔守恪摁倒在地上,两个工作人员从楼中冲出来扶起男子,男子是朱玛丽的男朋友,朱玛丽使用的香水出现在男子身上合情合理。

  崔守恪在吴初琳的带领下找到了一个中年男子,中年男子身上有朱玛丽的钱包和信用卡,崔守恪怀疑中年男子绑架了朱玛丽,中年男子带着崔守恪来到一处垃圾堆找出朱玛丽留下钱夹。

  朱玛丽的下落再次成迷,崔守恪回到车上拿出朱玛丽遗留的钱夹给吴初琳检查,吴初琳发现钱夹上含有水腥色彩。

  钱夹上有水气说明朱玛丽去过河边,崔守恪回到警局来到重案组调查科,科长正在办公室跟下属们研究如何搜寻朱玛丽,崔守恪打断会议提醒科长应该将搜索重点锁定在河边,科长不相信崔守恪的话认为崔守恪是在开玩笑。

  崔守恪在吴初琳的陪同下到公司参加节目表演,吴初琳的上级坐在台下观看崔守恪表演,崔守恪的表演虽然可圈可点,但吴初琳的上级仅是提醒吴初琳还要参加评选,如果评选没问题了吴初琳才能跟崔守恪一起表演。

  崔守恪与吴初琳离开公司找了一个地方坐下,吴初琳一脸惊讶发现崔守恪撕烂了剧本,崔守恪撕烂剧本只是为了腾出一些纸张空间做笔记,吴初琳对崔守恪的行为哭笑不得。

  一周之前,朱玛丽开着汽车来到河边的高坡上停下,一对男女开车从坡上冲下来撞到了朱玛丽乘坐的汽车,汽车失去控制一头滑下高坡坠入深河。

  崔守恪在吴初琳的带领下来到坡上寻找关于朱玛丽的行踪,吴初琳找到了朱玛丽留在坡上的气味,崔守恪顺着吴初琳的视线往坡下看去,坡下几百米的下方是一条深不见底的大河。

看见味道的少女第3集剧情介绍

  一周之前,朱玛丽开着汽车来到河边的高坡上停下,一对男女开车从坡上冲下来撞到了朱玛丽乘坐的汽车,汽车失去控制一头滑下高坡坠入深河。

  崔武恪在吴初琳的带领下来到坡上寻找关于朱玛丽的行踪,吴初琳找到了朱玛丽留在坡上的气味,崔武恪顺着吴初琳的视线往坡下看去,坡下几百米的下方是一条深不见底的大河。

  山路旁边出现许多五彩缤纷的朱玛丽的气息,吴初琳目不转睛看着飘浮在崔武恪身后的有色气息,崔武恪在吴初琳的提醒下转身往身后看去,朱玛丽很有可能驾车坠江,吴初琳与崔武恪来到坡边寻找跟朱玛丽有关的线索。

  朱玛丽的气息在坡边消失不见,吴初琳顾着寻找朱玛丽的气息立足不稳险些从坡上滑落下去,崔武恪眼疾手快搂住了吴初琳,吴初琳顺势扑进崔武恪怀中,二人紧紧搂在一起面色难堪,吴初琳回过神来离开崔武恪的怀抱。

  崔武恪不慎踩碎吴初琳掉落在地上的眼镜,吴初琳心疼无比低头打量已经破碎的眼镜,崔武恪没有向吴初琳赔礼道歉,而是提醒吴初琳庆幸之前没有从坡上滑落下去,坡下百米开外的下方是深不见底的江水,如果吴初琳从坡上滑落下去后果将会不堪设想。

  幸好崔武恪在千钧一发之际搂住了吴初琳,吴初琳应该庆幸平安无事而不是心疼眼镜被踩碎。

  重案组长姜赫带领手下人在树林中搜寻朱玛丽,许多手下人附近低头打量地面,姜赫拿着高音喇叭不停喊话监督手下人搜查,有人忽然向姜赫透露在江边打捞出朱玛丽乘坐的汽车。

  姜赫曾经认定朱玛丽不会出现在江边,崔武恪曾经极力要求姜赫到江边搜寻朱玛丽,事实说明崔武恪的推测是正确的,朱玛丽乘坐的汽车果然坠江被打捞上岸。

  姜赫来到打捞地点神色复杂看着崔武恪,崔武恪面色平静没有借机嘲讽姜赫。

  朱玛丽被困在汽车里面已经失去多时,犯罪心理调查专家严美来到现场想检查朱玛丽的遗体,一名警察不给严美打开车门,崔武恪亲自为严美打开车门,严美钻入到汽车里面掀起朱玛丽手臂上的衣袖,朱玛丽的手臂上出现了血红的条形码。

  条形码印证朱玛丽被一名连环杀手杀害,朱玛丽遇难之前已有几名女性遇难,遇难的女性手臂上都有相同的条形码。

  上级领导莅临案发现场,姜赫毕恭毕敬迎接上级领导,上级领导安排严美成立搜查小组,姜赫一脸失望只得听从上级领导的安排。严美觉得崔武恪是一个办事能力极强的警察,朱玛丽遇难地点正是崔武恪调查到的,严美当场要求崔武恪加入到搜查小队。

  吴父曾是一名警察,严美找到吴父谈起一些往事,吴父已经退休没有再当警察,严美希望吴父再次出山侦破案件。

  入夜,崔武恪与吴初琳坐在路边谈话,吴初琳在谈话过程中对崔武恪的背景有了一定了解,崔武恪的妹妹叫崔恩雪,当年崔恩雪在医院里面被人杀害,崔武恪因为妹妹去世无心工作。

  吴初琳听完崔武恪讲述的往事感概万分,当初吴初琳身受重伤住院昏迷长达数百日,后来吴初琳苏醒过来发现自己拥有了看到气味色彩的特别能力。

  崔武恪调查朱玛丽遇难之前的一些经历,权在熙正在住处外面焚烧朱玛丽的衣物,崔武恪驾车来到权在熙家门外面从车上下来,权在熙正在焚烧朱玛丽穿 过的一条裤子,崔武恪大吃一惊伸手将燃烧的裤子抽回地面踩灭火苗,权在熙一脸狐疑看着崔武恪,崔武恪向权在熙问了一个问题,权在熙如实向崔武恪回答问题, 崔武恪意识到产生误会赶紧向权在熙赔礼道歉,权在熙一头雾水看着崔武恪回到车上驾车离去。

  吴初琳在剧院准备表演节目,崔武恪因为办案没有来剧院当吴初琳的搭挡,吴初琳独自一人上台分饰两个角色,导演一脸不悦要求吴初琳结束表演。

  崔武恪向严美汇报一些查案经过,吴初琳喝醉了酒来到警局找崔武恪,崔武恪没有料到吴初琳会来警局找他,脸上升起惊慌不知如何是好。

  坐在电脑面前的严美对吴初琳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电脑里面有一些失踪人员的档案记录,严美忽然发现吴初琳跟其中一个失踪人员长得很像。

相关文章

更多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