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
首页 > 电视剧情 > 正文

思美人第10集剧情介绍

[2017-06-24 00:28:12] 来源: 编辑: 点击量:
评论 点击收藏
导读:月吟现在已经是田姬了,她在张仪安排的人的护送下到了齐国临淄,并顺利进入了齐国王宫参加遴?>悴闵秆。肓硪幻醒嘣频墓媚镌谥诙嗯又型延倍觥?/>

思美人第10集剧情介绍

  田姬双重女戎进楚宫 屈原一片真心对莫愁

  赢盈的老奴本希望秦王能够对赢盈伸出援手,可秦国的人截下信后,先汇报给了张仪。张仪认为赢盈已经是颗死棋,没有利用价值,所以让手下人在报告的时候只告诉秦王赢盈的儿子夭折一事。秦王得到消息后,不免为妹妹感到惋惜。他的爱妃芈八子却认为肯定是楚王虎毒食子,不留下一丁点秦国的血脉。芈八子生于楚国,当年被骗出宫,稀里糊涂地嫁到了秦国,生下儿子嬴稷,但她心里一直对楚国充满了怨恨。秦王认为楚王并非这样心狠手辣之人,所以没有附和芈八子的意见,转而问起张仪挑选的女戎月吟的现状。

  月吟现在已经是田姬了,她在张仪安排的人的护送下到了齐国临淄,并顺利进入了齐国王宫参加遴选。经过层层筛选,她与另一名叫燕云的姑在众多女子中脱颖而出。不过,田姬进退有据地表明愿意为齐王打探消息,表现出了一般女子乜有的胆识和智慧,让齐王和苏丞相非常满意,她由此成为女戎的最终人选。齐王将她所谓的父母留在了王宫内,让她的兄长送她前往楚国,并安排了贴身婢女听桐给她,名为照顾,实为监视。

  权县这边,解决了瘟疫大灾之后,屈原和莫愁女的感情也突飞猛进。这日,两个人一起在海滩边散心。屈原跟莫愁女说起他当年当上文学侍从的趣事,当时屈原才十五六岁,就偷偷跑去参加年满十八岁才能参加的文学侍从考试,还以一首《橘颂》入选。屈伯庸因此不得不隐瞒了他真正的生辰八字,他也为此挨了一顿好打。莫愁女忍不住惊叹于屈原的天赋异禀,同时也觉得屈伯庸太过严厉。

  当晚,屈原与还未离去的屈由把酒言欢,他问起屈由此次前来权县的原因。屈由在这里短短几天,已经知道屈原和莫愁女之间的情真意切,但他还是只能按照父亲的嘱咐,劝说屈原回郢都和昭碧霞成婚。屈原闻讯非常激动,他郑重言明此生只会娶莫愁女一个人。屈由被屈原打动,答应会为他争上一争。

  屈原不想娶,昭碧霞也不想嫁。为了挣脱包办婚姻的枷锁,昭碧霞大胆地和仓云约定于子时在河边会合,然后一起远走天涯。她愿意放下现在拥有的一切,换取和仓云的自由恋爱。而她的贴身婢女采薇发现后,劝她不动,便提出和她一起离开,也好照顾她。

  昭碧霞无奈之下同意采薇追随自己,便让采薇去收拾包袱。可是,采薇收拾包袱时,撞上了昭和夫妇,在昭夫人的逼问下,她坦白了一切。昭和于是让她若无其事地回到昭碧霞身边,不可通风报信。当晚,昭碧霞按照约定前往河边,她不知道,她走后,刚刚收拾好包袱的仓云就被昭和带人打断了一条腿。最后,仓云拿着昭和给的金子,一瘸一拐地离开了昭家。

  昭碧霞对此一无所知,采薇按照昭和的吩咐去喊她回来时,她也相信了采薇所说的仓云临时回家探亲的谎话。直到她接连几日没有看到仓云出现,到他房中帮他收拾房间时,看到了他当时匆忙塞到桌下的包袱,才知道事情有异。在昭碧霞的追问下,采薇把一切和盘托出。

  与此同时,田姬已经到达楚国王宫,陪她进宫的只有听桐。只是,楚王并没有第一时间召见她,而是让人把她安置在了芙蓉宫。赢盈刚刚经历丧子之痛,最近楚王一直非常顾及她的感受,当然,也是顾忌她秦国公主的身份,所以在这个节骨眼上,他不该也不能对田姬热情以待。

思美人第11集剧情介绍

  一波刚平一波又起 杀奴事件持续发酵

  瘟疫之灾刚刚过去,屈原又遭遇了另一场大难。刘歪嘴纵容家奴招远杀害了一个怀着孕的渔妇,渔妇的丈夫告到了屈原这里,屈原气极,让屈由去把跋扈的招远带到县衙。然而,屈由在大街上找到招远时,他却没有丝毫愧疚,还声称自己只是杀了一个奴而已,就连楚律也无法奈他何。冲动的屈由被招远逼急了,当真一剑取了他性命。周围的百姓都拍手称快,只有招远的弟弟招近对着他的尸首哀嚎。

  得知此事的屈原大惊失色,但他也没有想到,这件事竟然很快就传到了朝堂之上。景连将消息传回了景家家主景颇耳中,准备利用这件事彻底扳倒屈原。景颇一直在和昭和明里暗里争夺令尹之位,日前又得知屈家和昭家准备联姻之事,当然不会放过这个参屈家一本的大好机会,毕竟现在的屈家和昭家可谓一体,屈家倒,昭家也免不了受牵连。

  于是,景颇带着招近到朝堂上奏报楚王,直指屈伯庸纵子行凶。屈伯庸骤然得知此事,当场表示会把两个儿子带回来,由楚王亲审。随后,屈伯庸气冲冲地回家准备收拾一下前往权县,却发现大儿子屈由已经回到了家。他气得让屈由跪在院子里,自己带着人直奔权县。

  屈原正带着莫愁女和乙儿在集市上捏泥人,泥人刚刚捏好,他就被来势汹汹的屈伯庸抓走了。莫愁女见状,以为来者不善,立刻跟旁边的县民借了一匹马,策马狂追而去,最终在树林里拦住了屈伯庸的军队。她直指屈伯庸强抢权县县尹,不让他带走屈原,却得知原来他是屈原的父亲。场面一时有些滑稽和尴尬,莫愁女只好看着屈原跟着屈伯庸离开。

  另一方面,昭和夫妇正在为可能受屈家牵连而烦心。昭夫人想着解除婚约,昭和确认为这样会失了昭家的颜面,拒绝如此做。这时,昭碧霞突然来找他们,她跪求爹娘让自己再见仓云一面,并坦承已经知道他们赶走仓云一事。昭和原本是坚决拒绝的,但昭碧霞以死相逼,为了女儿的性命,他唯有妥协。

  经过采薇的一番打听,昭碧霞在一家赌坊见到了满身酒气而且一瘸一拐的仓云。这是她始料未及的,她心里的仓云满腹才学,与世俗子弟完全不一样。昭碧霞的到来却只是增添仓云心中的屈辱感,他认为自己已经是半个废人,再也没有未来。昭碧霞耐心地鼓励仓云,希望他去参选文学侍从,考取功名后迎娶自己。仓云见她竟然还愿意接纳残废了的自己,不免有些感动,心中似乎重燃希望。

  屈伯庸将屈原带回权县后,第二天就必须把他和屈由一起送到楚王面前听候发落。可是这无疑是亲自把儿子送到行刑场上,屈伯庸始终于心不忍。他尝试过询问昭和有何解救之法,昭和却不得不明白表示,这次他们兄弟俩恐怕死罪难逃,要保也只能保一个。屈由并非屈伯庸和柏惠亲生,而是屈伯庸的故友之子,柏惠有意让屈由来承担一切,救下亲生儿子屈原。正气的屈伯庸却做不到,他决定让楚王亲自定夺,他做不到私自决定他们两个其中任何一个人的生死。然而柏惠爱子心切,当夜,她委婉地和屈由说起这件事,屈由敢做敢当,当场言明一定会独自承担这次事件的责任,并感谢柏惠这些年的养育之恩。

相关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