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
首页 > 电视剧情 > 正文

夏至未至第44集剧情介绍

[2017-07-12 00:21:34] 来源: 编辑: 点击量:
评论 点击收藏
导读:像个惊弓之鸟一样在外面躲躲藏藏的陆之昂也受够了这种亡命天涯的日子。这天,他用公用电话拨通了傅小司的手机,傅小司接通之后见没有人说话,便猜测是陆之昂打来的,他

夏至未至第44集剧情介绍

  卡萝暗使手段翻云覆雨 颜末心系之昂寝食难安

  像个惊弓之鸟一样在外面躲躲藏藏的陆之昂也受够了这种亡命天涯的日子。这天,他用公用电话拨通了傅小司的手机,傅小司接通之后见没有人说话,便猜测是陆之昂打来的,他将丁易阳的情况一一说给陆之昂听,并说他的父亲在找他,自己也很想念他。电话那端的陆之昂还是没有说话,他偶然间一抬头看到了旁边的墙上竟然贴上了自己的通缉令,吓得连忙挂掉电话逃开了。

  阿伦的旅游行程都是卡萝精心安排的,她趁着阿伦进入原始丛林无法联系时,暗中蛊惑贺总,与她达成了同盟,紧急召开了公司高层会议,当着众人的面宣布关闭屿工作室,并决定签约丁易阳,将他作为立通的力捧画家,最狠的是,她竟然以阿伦在位时做出多项错误决定,导致公司遭遇困境为由,提出由贺总来代表公司做出总决策权,并说如果会议上不通过这项决议,自己将跟着贺总另组公司,颜末闻言气得拍案而起,指责卡萝趁机谋权。傅小司看出卡萝是有备而来,他轻轻拉了拉颜末,示意她不要冲动,颜末只得忍着气坐了下来,她以为公司的元老都是父亲的老部下,一定不会反水,谁知他们竟然在卡萝的蛊惑下一个个都举手同意了由贺总来掌控公司,颜末更加气愤,却又无计可施。会议结束后,贺总对卡萝的表现很满意,不禁对她更加高看了一眼,简直将她当做了自己的心腹。卡萝面对贺总是一副狗腿的谄媚模样,可是转眼面对傅小司时,却又趾高气昂不可一世,活脱一个变色龙。

  颜末失魂落魄地回到家里,下意识地拉开衣柜,攥着陆之昂当日在傅小司新书签售会现场匆忙逃跑时丢下的西装痛苦不已。忽然,她无意间发现了陆之昂西装兜里的钱包,里面竟然夹着一张自己的照片,更加崩溃地大哭起来。她不知道的是,此时的陆之昂就在她家的楼下默默仰望着那盏亮着灯的窗户,对她表白着自己的爱意。

  第二天,陆之昂偷偷回了自己所住的小区,在家门外偷偷看了父亲一眼,又提着一兜子水果,到了母亲的坟前祭拜了一番,想起往日腻在母亲身边的日子,他更加痛苦万状。

  遇见为了段桥准备去留学却不告诉自己的事,一直耿耿于怀,这天为此和他大吵了一架,故意别扭地说,他走以后,自己会继续自己的生活,交朋友,结婚,段桥闻言也负气离开了。

  两人大吵了一架之后双双后悔了,遇见躺在床上暗暗反思自己的错,段桥也在自己的房间独自伤心难过。其实,自从他接到这个留学邀请之后,就开始着手办理遇见的出境申请,只是多方努力后被告知,以遇见的情况,很可能被拒签,当段桥得知这个结果后,忍痛向导师说了自己准备放弃这个机会。正当他心忧难安,他的导师打来电话告诉他说,想要遇见出国还有一个机会,那就是让她成为他的合法妻子。段桥得知这个消息后,兴奋的一夜没有睡觉,第二天早早就等在楼下,准备向遇见求婚。

夏至未至第45集剧情介绍

  段桥求婚成功不幸遭遇车祸离世 阿伦翻转剧情扳倒对手重掌公司

  傅小司遇见早上起来下楼后,段桥向她说了出国的事,并单膝跪地向她求婚,遇见被惊呆在了当场,好一会之后她才反应过来,向段桥伸出了手,段桥一把抱住了她,两人紧紧相拥。

  之后,段桥和遇见一同去民政局领结婚证,快到民政局门口的时候,段桥接了个电话,称要去附近拿点东西,让遇见等着自己,遇见还开玩笑地问他是不是想逃婚,段桥神秘地笑了笑,说要给她一个惊喜,遇见只好乖乖地在原地等着。

  过了一会之后,段桥从马路对面走了过来,手里拿着一张CD唱片,原来,他是偷偷托人将自己和遇见生活中的点滴小事录制成了CD,想在领证的时候送给她。遇见看到段桥后,高兴地向他挥了挥手,段桥笑着向她跑了过来。谁知,此时横向里突然驶过来一辆汽车,段桥躲闪不及被狠狠地撞倒在了地上。遇见惊叫一声,丢掉了手中捧着的那束红玫瑰,

  遇见怀着悲痛的心情以未婚妻的名义将段桥埋葬了,在他的墓前,遇见不可遏制地思念着和段桥在一起的点点滴滴,痛苦万分地哭倒在了地上。回到家后,她拿出段桥临死前紧紧攥在手里的CD,打开投影仪认认真真地看了起来。看到里面段桥的声音和影子,听着他像自己说的每一句话,遇见更加难过,后悔自己以前没有更多爱他一点,恨不得能够代替他去死......

  阿伦终于度假归来,他得知了卡萝和贺总联合搞出的逼宫戏码后,便带着颜末到了公司会议室。见到坐在主位上的贺总,阿伦问她为什么要这么做,卡萝在旁边跳过来,趾高气昂地说,贺总不是屈居人下之人,并指责阿伦用人不当,给公司造成了损失。阿伦没有理她,只是再三让贺总再重新考虑一下,不要走这一步,贺总却铁了心要把他拉下马,阿伦见状便一口答应离开公司。卡萝闻言兴奋不已,当即让人拿过了离职书,逼着阿伦签字。阿伦拿过离职书,问在场的众人有没有人还有什么要说的,大家谁都没有说话,阿伦便提笔爽快地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卡萝还没来得及高兴,就听阿伦大声向大家宣布,从即刻起,她和贺总全都被解职了,卡萝不可置信地大叫,阿伦不慌不忙地从那叠文件下面抽住一张关于她二人的违纪调查书,当众将她们联合公司法务吃里扒外等事一一说了一遍,卡萝歇斯底里地大叫,她这才知道,当日她在会议上提出罢免阿伦,公司元老没有一个人反对只不过是为了暂时稳住她们罢了,其实大家还是心向阿伦的。事已至此,贺总和卡萝再不能掀什么风浪,只得灰头土脸地离开会议室收拾自己的东西去了,贺总此时悔得场子都青了,恨自己当初为什么鬼迷心窍听从了卡萝的摆布,可事已成定局,再后悔也无济于事了。

  贺总和卡萝被解职后,程七七担心自己也会遭受池鱼之殃,便直奔阿伦的办公室,对阿伦说自己和卡萝并不是一条心,她所做的事自己并不知道,向他表明自己愿意继续留在公司的态度。阿伦闻言头也不抬地说,如果她愿意留下来,公司会为她请新的经纪人。

  出了阿伦的办公室后,程七七恰巧遇到了收拾了东西准备离开的卡萝,卡萝知道程七七这是急于自保,她自嘲的笑了笑说,自从第一次在公司见到程七七,自己就知道和她走不到最后,因为一个不择手段的去谋求成功的人,不可以指望着她能够忠诚以待,程七七闻言反唇相讥,指责卡萝也是因为背叛了忠诚才被开除的,卡萝闻言顿时语塞,她无法反驳,只得无言地离开了。

  公司的事情结束后,阿伦对傅小司说,只要他愿意,随时都可以重开工作室,傅小司却说自己暂时没有灵感,想要请一段时间的假,回浅川看看,阿伦理解他的心情,当即便同意了。

  傅小司当天就回到了浅川,站在浅川一中的大门前,他一遍遍地回想着当年上学时和陆之昂的点点滴滴,心中百感交集,后悔以前没有对他更好一点,让自己可以少一点遗憾和愧疚,然而时间却如水逝去,再不可能重来了。

相关文章

更多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