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
首页 > 电视剧情 > 正文

夏至未至第24集剧情介绍

[2017-07-12 00:21:34] 来源: 编辑: 点击量:
评论 点击收藏
导读:这天晚上,颜末安顿好之后,就插上跳舞毯在房间里跳舞,她把电视的音量放到最大,跳得十分嗨皮。这下可苦了在她楼下的陆之昂,他觉得整个天花板都是颤抖的,刺耳的音乐让他翻来覆去睡不着,没办法,陆之昂只好起身到楼上敲开了颜末的房门,向她委婉地

夏至未至第24集剧情介绍

  之昂颜末变身欢喜冤家 遇见段桥做局招待朋友

  颜末到了公寓之后,拿出房卡想要进房间,可她刷了卡却怎么也打不开房门,正在郁闷时,陆之昂拖着行李走过来,见她正在自己的房门前鼓捣,便让她拿出租房合同查看,颜末仔细看了一眼才发现,原来是自己搞错了楼层,自己的房间号是8606,而现在却站在8506的房门前,整整错了一个楼层,她知道自己出糗了,尴尬万分地借口有事,慌慌张张地拖着行李箱溜掉了。

  这天晚上,颜末安顿好之后,就插上跳舞毯在房间里跳舞,她把电视的音量放到最大,跳得十分嗨皮。这下可苦了在她楼下的陆之昂,他觉得整个天花板都是颤抖的,刺耳的音乐让他翻来覆去睡不着,没办法,陆之昂只好起身到楼上敲开了颜末的房门,向她委婉地提出了意见,请她小点声,颜末不好意思地答应了。可是调小声音以后找不到感觉老是跳错,颜末一着急便又将声音放了开来,陆之昂听到后简直想死的心都有了,实在没办法,他只好戴上耳机躺在了床上,睁着眼看着抖动的天花板,直到天亮,一夜都没睡着。

  第二天早上,陆之昂冲到阳台上对着天空发泄自己心中愤懑的时候,无意间看到了一件粉红色的内衣从楼上的阳台掉了下来,陆之昂想起昨晚颜末对自己的“骚扰”,心中突然涌上了一个恶作剧的念头......

  中午,颜末放学回来后,刚走进楼道,见两个邻居们窃窃私语地迎面走来,像是在说着一件很不光彩的事,她觉得十分奇怪,等走到自己房门口的时候突然明白了,原来,自己的房门上竟然挂着一件内衣,而且还有陆之昂留的一张小纸条,上面说对她这个传说中的女神十分失望,颜末看到后气得哇哇大叫,暗暗发誓一定要报复回来。

  回到房间之后,颜末翻箱倒柜地从一堆衣服底下找出了自己的手摇鱼竿,趴到阳台边上小心翼翼地将楼下陆之昂晾在阳台上的一条黄色带卡通图案的内裤钓了上来,并在第二天如法炮制地挂在了陆之昂的门口,并留下一张纸条取笑了他一番,陆之昂看到后差点抓狂,令暗中悄悄观察他反应的颜末偷笑不已。

  程七七到了音乐学院后,正在宿舍安放行李,程妈妈打来电话罗里啰嗦地嘱咐了她一番,并说让她在学校安分点,不要做什么出格的的事,老老实实上完大学回到浅川,程爸爸就会给她安排好工作,程七七很不耐烦,称自己已经长大了,不用事事都为自己安排得事无巨细,应该让自己多一些选择空间。程妈妈还想再劝,程七七不耐烦地挂断了电话,刚刚进入大学的喜悦瞬间被这通电话和家中那对像遥控器一样随时操纵自己的父母带来的烦恼击败了,她有些灰心,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由自己来主宰自己的人生。

  遇见知道立夏傅小司都考来了上海,知道免不了和他们见面了,不禁犯了愁,因为她每天都奔波在三份工作之间,除了自己住的地方和工作的地方,她两眼一抹黑,实在不知道到时候请两人到哪里去玩,更担心到时候露了馅,让两人看出了自己如今的窘境。

  段桥得知遇见正在为此忧心,便大包大揽地说,这件事就交给自己了,自己被称作美食搜索机,人肉导航仪,在上海还没有自己不知道的地方,到时候自己就充当她的粉丝给她保驾护航,遇见闻言这才安下心来。

  在段桥的安排下,遇见在一家高级餐厅点了几盘大闸蟹请立夏和傅小司吃饭,立夏觉得在这么高档的地方消费让遇见太破费,心里很不安,遇见却装作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说,到了上海一定要吃大闸蟹,区区一顿饭而已,自己还是请得起的,立夏便不再多言。

  席间,立夏顺口提起跟遇见要签名照的事,称想要看看她在舞台上的样子,遇见闻言顿时做了难,段桥连忙在旁边替她打圆场,好不容易才算遮掩了过去。之后,段桥听说傅小司和立夏是上海美院的,便说自己是学建筑的,需要一定的美术功底,可是基础又太差,想要去美院旁听,可保安不让自己进门,想请他帮帮忙,傅小司想了想答应替他搞一张旁听证,段桥闻言大喜。这时,服务员进来请遇见结账,遇见一见账单竟然高达两千多元,顿时有些傻眼,段桥看出她没带那么多钱,不声不响地拿出了自己的钱包放在了她的手边,称她的钱包放在自己这儿了,遇见望了他一眼,心中暗暗感激。

  饭后,遇见和立夏边走边聊,她本想打听青田的状况,可又不好意思直接问起,绕了一个大圈,又是打听酒吧又是打听布莱克,立夏知道她牵挂的是青田,便直接将青田在酒吧做驻唱的情况一五一十告诉了她,遇见听了想起青田当初对自己的挽留,心中百味杂陈。

  与立夏和傅小司分别后,遇见在回去的路上向段桥道谢,并说欠他的钱自己会每天替他打两小时的工还回来,段桥却趁机约法三章:第一,不许再动手打自己;第二,不能每天沉着脸对自己横眉冷目;第三,以后她和立夏傅小司聚会时要经常带着自己,遇见想了想便答应了他,段桥兴奋不已。

  傅小司在完成大学的功课之余,一直筹备着出自己的第二本画集,立夏见他整日忙碌,,没有一刻放松的时候,便约他周六一起去爬山,傅小司想了想。自己的画集要在周六定稿,便提议周日再去,立夏却说怕来不及,傅小司没有明白她话里的意思,便说到时候看情况再说。

  傅小司紧赶慢赶,终于在周六之前截了稿,到了这天,他早早便约了立夏去爬山。谁知,天公竟然不作美,两人刚刚登上山顶就下起了大雨,两人只好在山顶的一座小亭子里避雨,见山上有好多青年男女都跑来避雨,傅小司很奇怪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人来爬山,还问立夏今天是什么日子,立夏咬了咬唇道,也许是因为周六的缘故,傅小司也没有多想。

  过了一会,傅小司发现立夏一直靠着柱子不说话,一副兴致缺缺的样子,以为是天冷的原因,便将自己的外衣脱下来披在她的肩上,并将她揽到了自己怀中,立夏心中如小鹿乱撞,既紧张又甜蜜。

  回到学校后,傅小司见立夏一路都不说话,便问她是不是不舒服了,并说要去帮她到医务室拿药,立夏情急之下冲口说出,自己只是生理期来了,傅小司闻言顿时尴尬万分,匆匆跟立夏告辞后撒腿便跑,却不想竟然跑错了方向,立夏见状暗笑不已。

  回到宿舍后,傅小司一边听着广播一边在网上查阅关于女生生理期的相关资料。这时,收音机里正播报着今天晚上有百年一遇的双星伴月奇观,传说相互喜欢的男女一起观看会带来情感上的好运,好多人都登上了郊区的最佳观看点等待这一奇观,只是意外地被一场大雨给搅了局,傅小司听到这里这才恍然大悟,明白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人去登山了。

  看到网上说女性生理期不能着凉,傅小司想起立夏白天的时候淋了雨,便想要嘱咐她一下,于是就拨通了她的电话。立夏因为正处在生理期,淋雨后着了凉,回去后就发起了烧,此刻正缩在被窝里瑟瑟发抖,傅小司得知后十分焦急,当即便陪着她去医院看医生。

夏至未至第25集剧情介绍

  立夏小司确定恋爱关系 遇见无意之中暴露处境

  傅小司陪着立夏到了医院后,跑前跑后地帮她挂号、拿药,又用酒精给她擦手心降温。看着傅小司认真的模样和他温柔的动作,立夏不由想起自从认识他以来的点点滴滴,心中既温暖又甜蜜,她轻声向傅小司道了声谢谢,傅小司深深望了立夏一眼,鼓起勇气对她说,做我的女朋友吧,让我试着照顾你,立夏愣了一下神,笑着默许了。

  两个人正式确立了恋爱关系后,请遇见和段桥吃饭,段桥抓住机会,点了一大桌子菜,狠狠地宰了傅小司一顿。饭桌上,傅小司和立夏看起来很疏远,两人一点都没有寻常恋人之间的那种亲密,遇见觉得很奇怪,就趁上卫生间的时候悄悄问立夏是怎么回事,立夏不好意思地说,自己也不知道了,自从确定关系之后,面对傅小司总觉得很尴尬,甚至不敢看他的眼睛,不敢和他说话,遇见闻言不由暗笑。

  段桥也看出了两人的异样,便在饭桌上给傅小司恶补了一番谈恋爱的窍门和知识,并送了一本建筑恋爱学的杂志给他,让他学习经验,傅小司半信半疑地收下了。

  回到家后,傅小司认真地翻阅了那本杂志,决定照着上面所说的方法去和立夏交往。周末的时候,他带着立夏去了一家极有格调的西餐厅吃牛排,并给她点了一首小提琴曲,还让人送上了一大束玫瑰花,搞得立夏有些不知所措,傅小司也紧张万分,最后实在撑不下去了,他便决定抛弃杂志上传授的那套恋爱理论,随着自己的心意去行。

  西餐厅的气氛让傅小司和立夏都觉得很压抑,两人商量了一番,便以掷硬币的方式选择了出门右拐,之后又找到了一个气氛轻松的小餐厅坐了下来,傅小司点了两个小菜,立夏则自告奋勇地跑去街角一个小摊上帮傅小司买包子。那小摊老板给了立夏两个包子,笑着对她说,这是最后两个了,后面排队的一位大叔闻言不禁哀嚎,他说自己的儿子快饿死了,就想吃这里肉馅包子,央求立夏卖给自己一个,心软的立夏闻言便送了一个包子送给了他,那位大叔从怀里将自己的儿子提溜了出来——原来竟是一只小乌龟,立夏一见不由暗笑不已。

  程七七想要做歌手,她趁着课余的时间,找到了一家娱乐公司,想要做他们的签约歌手,却被人家告知她还需要历练,提议她最好是参加一些歌唱比赛,程七七心里十分矛盾,一方面想去参加比赛,一方面又担心父母知道后会阻拦,一时不知如何抉择。

  这天,陆之昂无意间发现自己的卫生间漏水,便跑到楼上敲响了颜末的房门,正在洗澡的颜末被打扰了十分不痛快,打开门后见是陆之昂,说什么也不让他进门,陆之昂想要硬闯,被颜末一腿顶在了肚子上,他装作疼痛难忍的样子抱着肚子蹲在了地上,颜末一见吓坏了,赶紧去打电话帮他叫救护车。陆之昂趁她离开的功夫一个健步窜到了卫生间,见她的浴缸里正哗哗朝外流着水,颜末一见顿时没了话说,她当场承诺自己会负责陆之昂的损失。陆之昂准备回去的时候无意间看到颜末的卧室里凌乱不堪,到处都扔满了东西,活像被洗劫了一样,顿时惊异不已,颜末连忙尴尬地解释,陆之昂却了然地一笑。

  颜末说到做到,第二天真的买了涂料跑来给陆之昂粉刷房顶,陆之昂想要拒绝,颜末却十分坚决,非要陆之昂扶着梯子,自己摇摇晃晃地站在梯子上给他刷涂料,陆之昂看着被刷成樱花粉色的房顶,哭笑不得。

  遇见在又一次被经纪人逼着陪客人吃饭后生气地离开了那家经纪公司,她好不容易找到一家酒吧应聘了一个驻唱的工作,还没轮到她上场,经理就让人把她叫了下来,把报酬交给了她,称自己被她原来公司的经纪人赵姐告知,她和经纪公司还没有解除合同,如果让她在这里唱歌,她的违约金自己也赔付不起。遇见闻言十分无奈,她不想接受报酬,并说等自己处理好了合同的事以后还会再来找他,经理却硬是将钱塞在了她手里。

  从酒吧出来后,遇见找到了经纪公司,质问赵姐自己已经不在公司了,为什么还要干涉自己的工作,赵姐阴险地笑了笑,拿出当初签订的那份合同,上面的合同期限是八年,如果单方面解约将要赔付对方违约金80万,遇见看了之后后悔不已。

  傅小司的第二本画集《花朵燃烧的过度》出版了,立夏担心这本画册的销售不好,放学后便跑去书店,想要买一本回来,顺便打探一下销售情况,谁知却被营业员告知,这本画册销路太好,一上架就被抢空了,现在正在和出版社谈加印的事,立夏闻言暗暗高兴。

  立夏将这个消息打电话告诉傅小司后,傅小司很淡定地请她出去吃饭庆祝,立夏便提议约上遇见和段桥一起,傅小司答应了。立夏此时恰好就在遇见的经纪公司附近,她便去了她的公司找她,结果却意外得知了遇见的真实情况,她赶忙将件事打电话告诉了傅小司。

  傅小司放下电话后便找到了遇见打工的那家超市,连哄带诈地逼着段桥带自己找到了遇见租住的地方,遇见看到傅小司大吃一惊,本能的还想要遮掩,可她结结巴巴地瞎扯了几句实在编不下去了,只好将傅小司请进了自己那个站三个人就会嫌挤的小窝,傅小司看到遇见的房间既寒酸又狭小,心中很不是滋味,轻声说,如果立夏亲眼见到这个地方一定会心疼死的,遇见闻言不由又想起了在学校时立夏处处照顾自己的点滴情形,心中也是酸涩不已。

相关文章

更多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