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
首页 > 电视剧情 > 正文

夏至未至第22集剧情介绍

[2017-07-12 00:21:37] 来源: 编辑: 点击量:
评论 点击收藏
导读:闻人老师的声带受损,已经影响到了正常的教学,不得不住院治疗,而另外请了代课老师来给三班上英语课。大家都舍不得闻人老师,傅小司提议大家每人都给老师写一份祝福语,

夏至未至第22集剧情介绍

  闻人老师带病坚持教学 高考结束大家各奔东西

  闻人老师因为用嗓过度导致声带受损,嗓子哑得说不出话来了,一直暗恋她的体育老师帮她找来了保护嗓子的偏方,还殷勤地替她泡了水,在办公室帮着整理档案的程七七见状偷笑不已。这时,陆之昂走进来,递给闻人老师一封留学的申请书,程七七得知后觉得很意外,劝他再争取一下立夏,陆之昂却说立夏已经决定和傅小司一同考上海美院了,言下之意是自己不会再有机会了。程七七闻言大惊,觉得自己仿佛被全世界给抛弃了一样,因为她根本就不知道这个消息,这么大的事,自己最好的朋友竟然选择瞒着自己,这让她觉得很是受伤,不禁大哭了一场。

  闻人老师的声带受损,已经影响到了正常的教学,不得不住院治疗,而另外请了代课老师来给三班上英语课。大家都舍不得闻人老师,傅小司提议大家每人都给老师写一份祝福语,大家纷纷响应。当闻人老师看到夹在英语作业本里的那一张张小纸条时,不禁感动得泪流不止。

  同学们的小纸条让闻人老师改变了主意,她到医院看过之后拿了药,又回到了三班的课堂上,大家看到她后,激动地欢呼不已,但是接下来闻人老师拿出的那一沓子试卷却让大家立刻就蔫了下来。

  紧张的高中生活就在这样一次次的考试中走到了终点,眼看就到了高考的前一天。晚上,立夏翻来覆去把自己第二天要带的东西确认了好几遍,她的室友任晓菲和宋盈盈也是紧张不已,唯有程七七因为被学校保送进了音乐学院,不需要参加高考,而逃过了这场人人忧心的考试。

  同样不用参加高考的还有准备留学日本的陆之昂,但他不想在这个时候告诉傅小司他们这个消息,免得影响他们的情绪,因此在傅小司发信息约他第二天一起去考场时,他敷衍地说说自己忘记了在哪个考区,傅小司取笑他说,不知道会不会第二天起不来床,陆之昂跟他说自己不会起不来,只会缺考。傅小司以为陆之昂在开玩笑,可第二天考完之后,他发现陆之昂果然没有参加考试,不禁心中一沉。

  高考之后,三班召开了最后一次班会,闻人老师点名之后宣布毕业,大家纷纷哭着走上前围住闻人老师,向她述说自己的不舍之情,傅小司和立夏则捧上了一只大蛋糕,大家异口同声地喊着:闻人老师,我们爱您!闻人老师被感动得当场掉下泪来。

  课后,体育老师捧了一大束玫瑰花来向闻人老师求爱,同学们纷纷起哄,大喊着让他们在一起,平日上课时看起来凶悍无比的闻人老师此时也露出了羞涩的小女儿态,,在大家的一再催促下,终于扭扭捏捏地接下了那束玫瑰花,大家纷纷鼓掌,兴奋不已。

  浅川一中三年的高中时光就在这有笑有泪的场景中正式结束了,立夏作为值日生最后一次打扫了教室,并写下了一段给自己的高中留言,她觉得自己仿佛在这一瞬间长大了许多......

夏至未至第23集剧情介绍

  遇见上海追梦受挫 立夏之昂陪友比赛

  傅小司找到陆之昂,故作无意地问起考试的情况,并瞎编了一个作文题目跟陆之昂讨论,陆之昂不知有诈,就顺着他的话头胡编了一气,这下傅小司确定了陆之昂确实没有参加考试,便当场拆穿了他。陆之昂无奈,只得说出自己已经考取了日本早稻田大学,要去学经济学,并解释说,自己不想辜负妈妈的期望,也不想辜负与他同上一所大学的约定,所以才没有事先告诉他。傅小司嗔怪他不相信自己,两人打闹了一番,又结伴一起去常去的那家小饭馆吃面,由于常常光顾,面馆老板跟他们很熟,看着他们脸上那种属于高三毕业学生特有的神采,老板也被感染了,他豪气地免了两人的单, 并祝福他们前程似锦。两人高兴地道了谢,并说将来还要回来他的小面馆吃面,让他一定要一直将面馆开下去,老板笑着答应了。

  到了晚上,两个人又和立夏、程七七、宋盈盈、任晓菲及欧俊等几个同学一起去歌厅喝酒狂欢,大家约定掷骰子比点数,点数小的要说出自己高中三年的遗憾。

  第一轮欧俊的点数最小,他扭捏了一下说自己三年来最大的遗憾是喜欢闻人老师却一直没有勇气表白,大家便起哄让他给闻人老师打电话,傅小司拿出自己的手机拨通了闻人老师的号码。此时的闻人老师正在和刚刚确定恋爱关系的伍老师花前月下地约会,欧俊接过电话却怎么也说不出口,沉吟了一下,只对闻人老师说,三班的同学祝她和伍老师百年好合,之后便挂断了电话。闻人老师闻言心生感伤,靠在伍老师怀里哇哇大哭起来,伍老师连忙安慰。

  第二轮的点数程七七最小,她悄悄望了一眼傅小司,将一份真情深深敛进眼底,故作潇洒地说,自己就不是那种会给自己留下遗憾的人,所以根本没有什么没有遗憾。之后的一轮,又轮到了陆之昂,他笑着说,自己最大的遗憾就是没听过傅小司唱歌,于是大家纷纷起哄让傅小司唱歌,傅小司便拉着陆之昂到前面唱了一首毕业季的青春歌曲《夏至未至》,大家的热情被调动了起来,纷纷上前合唱,气氛欢乐中又带了一丝丝伤感。

  从歌厅出来以后,程七七逮住一个和傅小司独处的机会,想跟他表明自己一直暗恋他的心意,可因为刚刚喝了太多酒,突然觉得胃里翻腾不已,连忙冲进卫生间去大吐特吐了一番,如此一来错过了表白的时机。之后,几个人又买了孔明灯,在上面写上各自的愿望,一起在校园里放飞。望着渐渐远去的那点点灯火,立夏回忆起三年来那些美好的经历,感慨良多地说,还是喜欢浅川的夏天......

  此时的遇见却在超市里捧着一碗桶面发呆,如今的她很是后悔当初自己冒然做出辍学来上海的决定,她闷闷不乐地对段桥说,人生好像走错一步就怎么也回不到正轨了,段桥见她不开心,便扳过她的肩,很认真地对她说,就像比萨斜塔一样,倾斜也是一种美,她的美同样独一无二。遇见到这番话,眼中泛起了光亮,沉寂的心湖仿佛被激起了一圈圈的涟漪。

  傅小司和立夏双双考上了上海美院,傅妈妈和陆妈妈高兴坏了,激动地不知如何是好。陆之昂则在临出国的前一天,和父亲一起去了陆妈妈的墓地,跟她说了自己被早稻田大学录取的事,向她告了别,陆爸爸也欣慰地跟陆妈妈说,儿子已经长大懂事了,让她可以放心了。

  很快就到了真正各奔东西的时候。傅小司和立夏、陆之昂、程七七在机场依依不舍地分别,彼此道了珍重,每个人心中都充满了对未来的憧憬和对过去的眷恋。陆之昂望着傅小司和立夏的背影,心中暗暗祝福他们幸福,程七七则带着满满的遗憾独自上路了......

  进入上海美院之后,立夏对什么都感觉新奇,她拉着傅小司在校园里逛了大半天,直到傅小司提醒快要赶不上新生报到了,她才意犹未尽地作罢。而陆之昂到了日本的学校之后,在进电梯时竟然意外地遇到了一个老熟人——颜末,能在异国他乡相遇,两人都是惊喜万分。

相关文章

更多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