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
首页 > TVB港剧 > 正文

以和为贵第18集剧情介绍

[2017-07-12 00:30:53] 来源: 编辑: 点击量:
评论 点击收藏
导读:瑞薏回到家前,见到一个熟悉的身影;原来少龙回港,并希望瑞薏能够原谅他。德仕返回联谊会时发现被人大肆破坏,于是决定暂停营

以和为贵第18集剧情介绍

  伏击永坚 德仕受伤

  播出日期:2015.04.22 (三)

  瑞薏回到家前,见到一个熟悉的身影,原来少龙回港,并希望瑞薏能够原谅他。但是瑞薏已对前夫毫无感觉,也不想向他再追究甚麽,於是匆匆入屋,拒少龙於门外。亚磊得知少龙曾前来找瑞薏,回家后急急劝告瑞薏别再相信少龙。

  永坚派人到联谊会捣乱,声称於菜肴内找到蟑螂,力叔喝斥二人,并打算哄回顾客。德仕发现没有SugarBaby的踪影,原来她整个星期也没有上 班。在的士高内,SugarBaby乞求永坚放过她与弟弟,别再迫她卖毒品时,却被永坚手下留难,这时德仕突然出现护在她身前,永坚却表明要与他及身边的 人对着干。

  德仕返回联谊会时发现店内被人大肆破坏,於是决定暂停营业直至事情解决。四子表示与他共同进退,可是德仕心里另有盘算,一时无言。

  双剑合璧 套取情报

  亚磊以警察身分接触高佬忠,威迫他道出当年侯爷出事前的事,高佬忠以自己已从事正当生意为由拒绝再谈往事。亚磊苦苦相迫时,欧阳继突然现身,以律师身分维护高佬忠的权利,提醒他可以拒绝回答亚磊。

  欧阳继表明胜出了永坚的官司,高佬忠表示欣赏,言谈间透露侯爷出事前曾与力叔争执。欧阳继事后跟亚磊讨论与高佬忠的对话,亚磊怀疑高佬忠说谎,可是欧阳继凭对方的言语,觉得对方所言属实。

  突然收到 少龙包裹

  瑞薏突然收到少龙寄给他的包裹,原来是他公司出品的有机大白菜。瑞薏无意间见到少龙遇上车祸,才惊觉少龙的脚原来是义肢,少龙其后向瑞薏表示义肢是他的报应,还为了她而去学习有机耕作,希望能与瑞薏修好。瑞薏虽动容,但终向他表示已展开新生活做不回朋友。

  欧阳继觉得力叔有事隐瞒,於是质问他当日侯爷生前与高佬忠一事,力叔却支吾以对。欧阳继坚持追问,力叔竟将他反锁在洗手间内。「威震江湖」打算 前往伏击永坚,德仕也附和行动,可是出发时遇上警方在附近截查,众人只得分头行事。瑞薏知道德仕想找永坚报仇后心急如焚,忽然想起早前曾在他手机内安装了 追踪程式。

  身受重伤 命悬一线

  瑞薏成功找到德仕,发现他正手拿利刀准备伏击於大庙拜神的永坚,瑞薏苦劝德仕离开,争持期间却被永坚发现,二人只得一起逃命。德仕为保瑞薏安全,独自引开永坚手下离开,可惜不敌众人受了刀伤。

  瑞薏逃到荒废石屋内,德仕突然满身鲜血来到,瑞薏大惊仍扶着他逃到马路,刚好力叔驶车而至载着二人离开。永坚仍不死心驾车随后追至,并不时冲击车辆,瑞薏不敌冲击,汽车失控停在路边……

  德仕留院 思念瑞薏

  瑞薏与力叔在急症室等候期间,忐忑不安;医生抢救完毕向他们说病人回天乏术时,瑞薏哭成泪人,力叔更大嚷着是他害死了德仕。可是揭开盖着死者的白布时,方发现不是德仕。

  德仕留院期间本想致电瑞薏,可惜一想起出院后未能有稳定的生活,不想连累她,故将电话关掉。出院后,德仕独自回家,力叔不察觉德士已回来,正替侯爷上香之际,喃喃说出秘密可以一直埋在心中,不会被揭发,可惜德仕在房门外听后感一脸狐疑。

以和为贵第19集剧情介绍

  力叔承认 杀害侯爷

  播出日期: 2015.04.23 (四)

  德仕在睡梦中不断回忆起力叔多年来的对话,开始怀疑父亲之死与力叔有关。五湖四海车房装修后重开,瑞嘉对于可以复工,反应雀跃,但瑞薏到场后却不见德仕踪影。瑞薏回到联谊会,竟见少龙与德仕在畅谈,大感诧异。原来少龙委託了德仕作调解员,替二人调解。

  德仕以调解均需双方同意为由试探瑞薏,瑞薏失望地答应接受调解。调解期间少龙提出搬来与瑞薏同住,瑞薏没有回应却交由德仕作决定。再次调解时,少龙更向瑞薏保证搬回来后不会对她作出骚扰,瑞薏见德仕没有劝止,赌气的答应让少龙搬回来。

  忆起旧事 亚磊避爱

  亚磊与瑞薏探望欣娇时,见她春风满脸,可是着她外出閒逛时,欣娇却以午睡为由拒绝。亚磊等离开老人院时,却遇见欧阳继亦前来探望欣娇。欧阳继表 示得知亚磊最着紧母亲,所以他亦会看待欣娇如亲人般。二人四目交投情意渐浓,欧阳继不断靠近欲亲吻亚磊,可是亚磊突然回忆起父亲的暴力对待,极力迴避。

  力叔到欧阳继律师楼送上汤水,离开时听到欧阳继电话对话,内容提及永坚的闭路电视内容。力叔得知载有闭路电视片段的硬盘将会寄到律师楼,遂深夜偷进律师楼。

  少龙要求 瑞薏复合

  岂料原来这全是欧阳继的计谋,力叔见不能隐瞒只好说出当年事,德仕突然出现,更质问力叔事情经过,结果力叔一时血压上升,不支倒地。欧阳继为保 护送院的力叔免受刺激,谢绝所有人探访,德仕见无法追问力叔事情原委,搜查力叔房间,竟找到一隻旧表。德仕发现表带上有血迹,遂将手表交到亚磊手上,并作 将血迹化验。

  Betty前往联谊会欲告知德仕,少龙约了瑞薏两姊妹到有机农庄参观。四子到农庄时少龙阻止他们进入,双方发生推撞,少龙跌倒在地更装作可怜。德仕刚到达见瑞薏扶着少龙,想上前之际却突然收到来电。

  少龙见瑞薏悉心替自己料理伤口,试图再次央求瑞薏回心转意,瑞薏断言拒绝后离开,少龙深深不忿,怒掷鸟笼洩愤。

  手表留有 侯爷血迹

  来电告知德仕有关手表上的血迹证实与侯爷的脗合,证实力叔案发当时的确在场,德仕前往医院质问力叔,力叔终向德仕承认当年之事,并向他道歉。

  德仕找高佬忠及酒保查问案发当日的情况,酒保力证当日力叔喝得酊酩大醉,大嚷侯爷连累他妻子出走,得闻永坚欲取侯爷性命,于是提出奉陪前往,德仕听后震怒不已,认为当日力叔有心杀害父亲。

  为救父亲 四出奔走

  欧阳继得知德仕找到有力证人指证父亲,于是急急将力叔移离医院,德仕众人恰巧赶到,苦苦追至码头。欧阳继为阻德仕,将力叔绑在轮椅送他上船,更与德仕打斗起来,争取时间让船隻离开。德仕眼见力叔离开,与欧阳继决裂。亚磊向德仕表示船隻驶进公海,追查有难度。

  德仕见警方未能找出力叔所在,遂只好请求江湖上的世叔伯帮忙。德仕得眼镜蛇相助,找出力叔藏身之处,他与众叔伯到场,眼镜蛇更怂恿德仕下手杀人。德仕持刀指向力叔,问他可有为自己作最后的辩护,力叔见状,只是表示愿意偿命。

相关文章

更多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