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
首页 > TVB港剧 > 正文

四个女仔三个bar第24集剧情介绍

[2017-07-12 00:31:12] 来源: 编辑: 点击量:
评论 点击收藏
导读:慧芸在学校的家长会会议上,因智毅的事被要求低调,校长更故意避开她。智毅担心儿子听到各种流言会胡思乱想,认为应与儿子交代发生了甚麽事,智毅遂把自己的假髮给儿

四个女仔三个bar第24集剧情介绍

  智毅靖姿 师徒对决

  播出日期: 2015.02.27 (五)

  慧芸在学校的家长会会议上,因智毅的事被要求低调,校长更故意避开她。智毅担心儿子听到各种流言会胡思乱想,认为应与儿子交代发生了甚麽事,智毅遂把自己的假髮给儿子戴上,让儿子扮作法官,向他问清楚。

  祖贤单刀直入,问智毅对企图强姦李丹案是否认罪,智毅表示自己没做过的事不可以承认,祖贤听了父亲的解释后落泪,慧芸猜到儿子因同学问及智毅的 事他不知如何回应,祖贤表示问的人还包括老师。智毅安慰儿子,并教他如何回答。此时再有警员上门,以涉嫌与十六岁以下少女发生性行为之由,要求带祖贤到警 署协助调查。

  森木自责 不够警觉

  慧芸与森木陪伴祖贤录口供,警员问祖贤曾否与巧茹到西贡沙滩,并与其发生性行为。慧芸认为祖贤可以不回答,森木谓没做过不用怕,着祖贤如实作答。祖贤情绪激动,哭诉自己甚麽也没做过,反问对方为何要冤枉他。

  森木为没有把祖贤带女同学回家的事相告向智毅夫妇表示歉意,亦自责不够警觉。慧芸觉得若她没去旅行便不会发生那麽多事,她又向智毅坦白没有去智 利,智毅表示知道,但他只是以飞行时间计算,以为慧芸飞到彼邦不久又回来了,他答应待他与祖贤的事件完结后,再与妻子到复活岛旅行。

  靖姿发现 李丹日记

  医生替祖贤检查后,指祖贤发育正常,性能力没问题。慧芸惆怅不知还有甚麽证据可证明儿子是清白的。

  靖姿替李丹收拾遗物时发现李丹的日记,但她未有细阅。

  李丹父母在法院外静坐抗议,指控智毅害死李丹,大批记者包围智毅,李丹父母更上前追打智毅。众好友知道靖姿发现李丹的日记,认为日记内可能载有 李丹自杀的原因,靖姿谓想把日记及遗物交给李丹父母,可欣闻李丹父母健在,才知道李丹之前撒谎。梓博指李丹父母认定女儿是智毅害死的,但智毅可能是被冤枉 的。

  森木亲自 跟踪巧茹

  安居提议把日记交给警方,但靖姿觉得他们不是李丹亲人,没权决定如何处置李丹遗物,梓博也认为应把日记交给警方,对智毅及李丹都公平,其馀各人均同意。

  森木与助手Tim跟踪巧茹,掌握了有用证据。靖姿把李丹的日记交了给李丹父母。安居等议论李丹指控智毅企图强姦及自杀的事,靖姿表示把日记交了 给李丹父母,各人大感意外,梓博重提日记内可能有重要线索还智毅清白,紫凝责靖姿此举对智毅有欠公道,可欣亦认为应把日记交给警方,但靖姿坚持己见,梓博 愤然离开。

  靖姿供词 不利智毅

  智毅与慧芸跟巧茹及其父母见面,对方斥智毅夫妇不懂教仔,更扬言必会把祖贤告到底,巧茹听了智毅与慧芸的话后感内疚,坦言事情与祖贤无关。警方 徵询律政司意见后,决定就李丹自杀事件召开死因研讯。可欣与梓博到天台打理植物时,梓博问起靖姿的情况,还指靖姿自日记的事后,与他们都没交谈,他知道自 己送给靖姿的太阳花已毁,心下一沉。死因研讯召开,靖姿作出对智毅不利的陈述……

四个女仔三个bar第25集剧情(大结局)

  智毅靖姿师徒对决

  精神科医生证实李丹有中度抑鬱及焦虑,处方了镇静剂及抗焦虑药给李丹,但李丹已大半年没覆诊。大学心理辅导员表示辅导过李丹,发现李丹因读书压 力太大引致严重的精神衰弱。梓博与靖姿执拾办公室的文件后,结伴离开律师楼,梓博为翌日便正式成为大律师而兴奋,他想向靖姿说出心底话,却欲言又止,最终 还是没开口。

  死因研讯结果裁定李丹死于自杀。森木、隽烨及妁彤到智毅家作客,慧芸与妁彤交换孕期心得。隽烨十分紧张妁彤,看见妁彤稍有不适,便立即上前搀扶她。

  李丹设局 自掘坟墓

  森木听完死因研讯的全部证供后,认为若再来一次,悲剧依然会发生。森木认为李丹早已设局,借身世博同情抢分数,以为遇到一位可欺侮的老师,结果令自己回不了头。

  智毅意会若他早给李丹功课不合格,李丹便不会有幻想,亦不会发生后来的事情。妁彤认为不一定,因为李丹的目的未达到,还是会缠住智毅不放的。森 木认为悲剧是李丹自己一手造成的,她早就给自己掘下坟墓。可欣闻得大学请了另一位大律师顶替智毅的教职,慨叹虽然死因庭间接还了智毅公道,但外间还是觉得 智毅与李丹的死有关。

  妁彤远处 观看丧礼

  翠花想起自死因庭后没见过靖姿,可欣透露靖姿最近经常躲在房内与母亲通电话,估计是澳洲那边有些甚麽事。

  紫凝陪妁彤购买婴儿用品,隽烨跟在后面负责拿东西。妁彤看中一张婴儿床,但觉得尺码太大,隽烨认为不大,还即时想到在他家摆放的位置,妁彤不打 算搬到隽烨家居住,还表示会把书房装修成婴儿房,二人争论期间,紫凝接到母亲电话,面色骤变。隽烨陪伴妁彤站在远处看着贯东的丧礼进行,待其他人离开,只 剩紫凝一人时,妁彤才到贯东坟前,给贯东献上鲜花。

  翠花终肯 与父相认

  安居表示前几天探望陈强,发现陈强瘦了许多,因他患了淋巴癌。翠花到狱中探陈强,与父相认,翠花鼓励父亲努力对抗病魔。可欣向靖姿说,知道梓博 喜欢她,而靖姿也对梓博有感觉,她看不过眼他们互相喜欢却不走在一起。淑芬与忠祥为出席儿子正式成为大律师的仪式隆重装身,梓博指两老打扮得像结婚一样, 淑芬趁机追问儿子有没有对象,梓博坦承有,但因太喜欢,所以不敢开口,相信仍未是时候,淑芬被他气炸。靖姿与母亲视像通话时,母亲突然晕倒……

  靖姿夤夜 赶返澳洲

  颁授大律师资格仪式后,梓博才知靖姿因母亲心脏病发,夤夜到机场等候机位返澳洲,子骏亦同往。

  一年后,梓博身在北京修读中国法律,智毅已迁了办公室,亦收了一名新徒弟。智毅介绍新搬进来的大律师Roger给森木认识,但原来森木与对方早 有渊源,森木见了他喜上眉梢。森木问智毅师徒对决会否有压力,又重提自李丹事件后,传闻智毅与靖姿师徒反目,智毅却彷彿甚麽事也没发生过似的。智毅自言抑 鬱了一年,但后来想通了。法庭内,智毅与靖姿正式对决……

相关文章

更多

为您推荐